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探索研究

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

時間:2018-09-08  來源:人民法院報  作者:馮玉軍,邱婷  閱讀:

 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he life of law doesn't lie in logic, but in experience)。這句格言是法律界的至理名言,被法律人廣為傳誦。 

 

據學者考證,霍姆斯關于“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的觀點最早出現在1880年他對蘭德爾論合同法的書所撰寫的評論中。稍后,在其同年出版的巨著《普通法》中,他再次重申了這個觀點。霍姆斯在《普通法》開篇就說:“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對時代需要的感知,流行的道德和政治理論,對公共政策的直覺,不管你承認與否,甚至法官和他的同胞所共有的偏見對人們決定是否遵守規則所起的作用都遠遠大于三段論。法律包含了一個民族許多世紀的發展歷史。它不能被當作由公理和推論組成的數學書。”

 

其實,霍姆斯在《普通法》一書中,曾經多次提到過類似的觀點。他說:“法律由那些有能力、有經驗的人執行……他們知道不能因為三段論而犧牲敏感的感覺”,還有:“法律之間的區別在于經驗,而不是邏輯”。而在隨后的司法生涯中,他更是用不同的表述方法一再重復了這句格言。

 

例如,他在1897年1月8日波士頓大學法學院新大廳落成典禮上的著名演講《法律的道路》中,也談到了邏輯在法律中的作用問題。他認為在“決定法律的內容及其發展的力量”問題上,存在著一種錯誤的觀念,認為“在法律發展中唯一發揮作用的力量是邏輯。”

 

盡管霍姆斯認為“在最寬泛的意義上,這一觀念的確是正確的”,因為對法律的研究和對世界上的其他事物的研究一樣,都要探求因果關系、揭示事物之間的邏輯和規律,因此,其“危險不在于承認支配其他現象的原則也同樣制約法律,而在于這種觀念,即比如像我們這樣特定的制度,能夠像數學那樣從某些行為的一般公理中推導出來。”

 

1905年,霍姆斯在審理洛克納訴紐約(Lochner v. New York)一案時的反對意見中寫道:“一般命題不能決定具體案件。結果更多地取決于判斷力和敏銳的直覺而不是清晰的大前提。”由此可見,這是霍姆斯一生都堅持的立場,而不是某一階段一時沖動的產物。

 

要準確理解霍姆斯的這句話,需要首先了解霍姆斯提出這一論斷的法學思想背景。在法律王國里,大陸法系和普通法系本來就遵循著兩種不同的思維模式,大陸法系好像一個由各種法律要素構建的大廈,每一塊磚仿佛是一個法律概念,使用高質量的混凝土將大廈高高地舉起;而普通法系則像一座金字塔,法律的理念和原則便是塔尖,歷經幾千幾百年仍然神圣而堅不可摧,而烘托起這種神圣的是在法律歷史長河中無數的判例和經驗。

 

按照霍姆斯的理解,如果僅僅從形式方面來看,法律發展的過程是邏輯的。因為法院作出的每一個新的判決,往往都是根據已有的先例,按照嚴格的邏輯規則推理獲致的。

 

從外觀上看,法律推理的過程似乎僅僅是一個封閉的形式理性的過程。但是,不應忽視的是,每一個先例其實都是有其特定的歷史語境。也就是說,隱藏在先例背后的那些習慣、信仰和需求,才是先例之所以具有合法性的真正基礎。

 

因此,嚴格遵從先例,既是對歷史的忽視或藐視,也是對法官身處其間的社會現實熟視無睹,這種司法無異于刻舟求劍、緣木求魚,其結果必然導致司法邏輯上的混亂和失敗。

 

而從普通法的歷史來看,當法官們在判決過程中遵從一項古老的先例的時候,他們實際上往往已經根據當時的社會現實,“舊瓶裝新酒”,賦予了這些先例新的理由,或者說重新解釋了先例的內在規則。

 

無疑,恰恰是這些解釋,使法律在經驗中不斷得以演遷并生機勃勃。當然,這種演遷過程在大多數情況下是細微的和不易為人們察覺到的。正是在這種意義上,霍姆斯指出,“法律不斷演進而從來沒有達到一致,這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它永遠從生活中汲取新的原則,并總是從歷史中保留那些未被刪除或未被汲取的東西。只有當法律停滯不前時,它才會達到完全一致”。

 

由此可見,霍姆斯的論斷中的“經驗”,乃是現實生活中的“活水”,它要求法官們根據社會生活的不斷變化,在遵循先例的原則下,推陳出新,賦予先例以新的生命。

 

基于同樣的立場,霍姆斯在另一本名著《法律的道路》中,尖銳地批判了當時學術界比較盛行的一種觀點:即“法律發展的唯一動力在于邏輯”。這種觀點無疑是概念法學或者形式主義法學的基本論點。

 

霍姆斯雖然也強調邏輯方法、形式對法的重要性,但與此同時,也指出盡管邏輯的方法和形式滿足于植根于每個人心中確定與和諧的追求,但確定性往往只是個幻想,在邏輯形式背后存在相互競爭的各種立法理由的相關價值和重要性的判斷,它常常是含糊不清和無意識的判斷。

 

他就此指出,任何事物的產生在廣義上的確存在其前因后果,法律的發展自然也不例外,也是邏輯地發展著的。承認這一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持有這樣一種信念,即認為我們既定的法律體系可以像數學公式那樣從一般的原理中推論出來。

 

雖然按照這種觀點,嚴格的邏輯推理的確使法律或者判決具有了理性和科學的色彩,但是較之更甚的危害性在于,由于過于關注邏輯的嚴密性和完整性,往往容易導致法律嚴重脫離經驗世界而日漸封閉,其活力日漸枯萎,最后蛻化成為社會發展的桎梏。

 

因此,霍姆斯反對邏輯,主張法律的生命在于經驗,本質上是一種與時俱進的法律發展觀。很明顯,他反對的只是認為法律中唯一起作用的是邏輯的觀點,而絕不是反對邏輯的作用。事實上,霍姆斯正是在深刻認識到邏輯的局限性才提出“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的。

來源:人民法院報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