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律師觀點

陳永洲案“自愿認罪”的法律糾結

時間:2013-10-27  來源:中國刑事辯護網  作者:  閱讀:

核心提示“自愿認罪”遠沒有我們想像的那么簡單。陳永洲案在七天之后有峰回路轉的轉變,到底是由于陳永洲自我良心發現,還是在鐵的證據面前之前不得不認罪服法,還是人民警察攻心有術讓陳永洲自我認罪,亦或存在其他的不為外人所知的內部情況,我們不得而知。


   2013年9月9日,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向長沙市公安局報案稱,2012年以來,新快報連續發表多篇署名為記者陳永洲的文章,捏造事實對中聯重科進行誣蔑詆毀,嚴重損害了企業的商業信譽并造成重大損失。經初步調查后,長沙警方于9月16日正式立案偵查。在掌握大量證據的基礎上,10月18日,長沙警方跨省在廣州將陳永洲抓獲。(新華社報道)


  陳永洲被抓之后,網絡上對此事件的爭議聲音不斷,新快報也連續發表聲明,力挺陳永洲,要求警方放人。然而,七天之后10月25日事件的形勢急轉直下——陳永洲向辦案民警坦承,為顯示自己有能耐、獲取更多名利,其受人指使,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連續發表針對中聯重科的大量失實報道,致使中聯重科聲譽嚴重受損,導致廣大股民損失慘重。陳永洲對自己的涉嫌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并深刻悔罪,向中聯重科、廣大股民和自己的家人道歉,告誡同行 “要以我為誡”。

  陳永洲的行為在法律上叫做“自愿認罪”。我們首先來看一下什么叫做“自愿認罪”。

  “自愿認罪”是指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對自己的行為主動承認是犯罪,如實供述自己的行為以期獲得從寬處罰的一項法律措施。自愿認罪以后會產生兩個法律效果,一是被告人極有可能被判處有罪,并處以刑罰處罰(少量為包庇他人犯罪或損害國家利益的案件除外);二是被告人有可能因為認罪的態度被從輕處罰。可見這個法律措施是存在利弊兩方面的。對于真正實施了犯罪行為的被告人,因為自愿認罪有可能會從輕處罰而獲得額外的“好處”,所以這不失為一個好的政策。可是,對于那些沒有實施犯罪行為的人,卻只有壞處,而沒有任何好處。看到這里,你可能會感到奇怪,沒有實施犯罪行為的人怎么可能“自愿認罪”呢?事實上,刑事訴訟錯綜復雜,任何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實踐中“自愿認罪”的產生,可能會有幾個來源:一是犯罪嫌疑人良心發現,被抓以后,坦承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實,從而產生自愿認罪的法律效果,這類情況在簡單的刑事案件中是比較常見的,但是慣犯、團伙犯罪中的犯罪嫌疑人由于反偵查能力比較強,一般不會自愿認罪。第二個來源是律師的建議,律師辯護的目的是讓被告人獲得從輕減輕或免除法律處罰,如果在一個案件中證據情況對被告人非常不利,而不構成犯罪的證據又明顯不足,這種情況下,律師有可能會建議被告人自愿認罪,以期獲得從輕處罰。第三個來源是司法機關的建議,在偵查或審判過程中,司法機關向被告人陳明利害關系,由被告人自己選擇是否自愿認罪。在第三個來源中,通常又分兩種情況,一種是在審判過程中,由檢察機關或審判機關(法院)向被告人提出的建議,這種情況一般是比較客觀的。另一是種情況是在偵查過程中,由偵查機關提出的建議,這種建議則有可能會成為被詬病的所在,理由如下:

  一是由于口供定案的傳統理念的存在,會使偵查機關怠于收集客觀證據,而把偵查力量過多地放在榨取口供上。如果犯罪嫌疑人能夠自愿認罪,則會省卻偵查人員很多的時間和精力,于是,想盡一切辦法使犯罪嫌疑人自愿認罪就成為偵查人員的首選偵查策略。

  二是刑訊逼供的存在,使人們對于犯罪嫌疑人的自愿認罪存在普遍的質疑。雖然法律明確規定禁止刑訊逼供,但是實踐中刑訊逼供還是普遍存在的,尤其是在一些中小城市或邊遠地區。由于大多數案件雖然存在刑訊逼供,但是案件據以告破,則“不以一眚掩大德”,刑訊逼供的危害性被普遍忽視,甚至在一些地區刑訊逼供成為刑警破案的法寶。

  三是誘供的存在。相對于刑訊逼供而言,誘供則顯得更為隱蔽。經常碰到當事人這樣向我抱怨,說警察告訴他他的事不大,交代了就可以放出來了,或者說只要按他們說的去說,說完了就能放人。犯罪嫌疑人在被羈押的情況下,都存在一個急于想出去的愿望,就按警察說的作有罪供述,結果是口供也交代完了,人也就被逮捕了。

  由此可見,“自愿認罪”遠沒有我們想像的那么簡單。陳永洲案在七天之后有峰回路轉的轉變,到底是由于陳永洲自我良心發現,還是在鐵的證據面前之前不得不認罪服法,還是人民警察攻心有術讓陳永洲自我認罪,亦或存在其他的不為外人所知的內部情況,我們不得而知。

  刑事訴訟法規定,對于一切案件的審理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得認定有罪和處以刑罰。法律同時規定,對于沒有被告人供述,其他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犯罪的,可以認定有罪和處以刑罰。這是刑事訴訟法弱化口供的一種證據制度。希望辦理陳永洲案件的警官能夠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注重客觀證據的收集,將陳永洲案辦成一個鐵案,而不僅僅著眼于被告人自愿認罪上。■(作者趙荔,北京振邦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刑事辯護網首席律師)
 
相關鏈接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