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律師觀點

換個視角看案件——調解員手記

時間:2018-03-30  來源:中國刑事辯護網  作者:趙荔  閱讀:

玻璃桌面.jpg

說到夢想,我小時候最大的夢想就是做一個文學家。腦海中的文學家形象應該是可以整天坐在家里寫稿子,或者在一個依山傍水的別墅看著窗外的風景某白斗酒詩百篇……然而造化弄人,命運卻安排 我做了律師。

做律師后碰到了復雜的社會百態,也接觸了太多的所謂“負能量”。于是乎我眼里世界變成了灰蒙蒙的,看誰也不順眼,怨天尤人,一度幾欲抑郁,差點出家上五臺山。不過,終于還是迫于生活的壓力,畢竟律師收入還可以,雖難以富貴卻足以養身,就沒有改行,堅持把律師做下來……

再后來我漸漸地心態平和了下來,想辦法從案件中進得來出得去,盡量將個人情緒與案件冷暖剝離開來。但是道理是這么個道理,真正想要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卻也是很難。一個案子如果法律關系復雜,還是會晝思夜想搜腸刮肚絞盡腦汁苦思冥想……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被聘請為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的特邀調解員,我的本意其實就是力所能及地做一件公益的事情,但是沒想到,調解員的工作卻給了我一個新的視角來看待案件,讓我從懵懂中走出,一下子豁然開朗了——

jiangzuo.jpg

記得有一次分到手一個“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的案子,大致的案情是原告在為被告提供勞務的過程中被他人打傷,打傷他的是另外一個單位的保安,打完人后就跑了。在這種情況下,我理解的是,原告可以選擇的被告有三個,一個是其為之提供勞務的單位,一個是直接實施傷害的侵權人,還有就是那個打人的保安所在的單位(這還需要一個職務行為的認定過程),很顯然在這三個被告中,第一個是最容易找到,也最方便索賠的。

交到我手里的訴狀起訴的被告就是其為之提供勞務的單位,案由 是“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從訴狀的格式行文風格來看,顯然是律師代筆的。但是因為索賠數額不大,委托律師代理的話恐怕就得不償失了——幾千元的賠償額在支付了律師費之后恐怕也就所剩無幾了(法院支持律師費的判例比較少,大部分案件即使勝訴了,律師費還要自己交)。

傳喚到庭時與原告打工的大叔一同來的還有一個婦女,經詢問是他的妻子。被告單位的法定代表人也來了。我想就這個案件進行一下調解,看雙方就賠償的數額能否達成和解。

調解剛開始,原告的妻子就提出,我們要撤訴,告錯了,是律師給我們弄錯了,我們不是要告我們的老板,我們是要告打我們的人,我們的老板是好人,怎么能告我們的老板呢。被告也趕緊附和著,撤訴吧,我不是還給你們墊了幾百塊錢的醫藥費哩,撤訴后我幫著你們去找那個保安,要不就撤訴我可什么都不管了啊……

這個情況出乎我所料。如果原告撤訴,我的調解就算成功了——成功地將案件從法院的案件堆中化解了,不用再進入審判程序。但是,一種異樣的感覺從我心底冒出來。

原告撤訴是最簡單的處理方式,我甚至不需要再做被告的筆錄就可以結案了。但是從法院走出去的那個受傷的打工大叔要走的索賠之路可能就會非常曲折。我想,不能就這樣草率結案,我應該再做點什么。

于是,我讓那個“老板”先出去,我說我要和原告說幾句話。那個“老板”不太情愿地走出法庭。

我對原告解釋了法律的規定(釋明),并給其說明了其實律師為他選擇的是一個最佳的解決方案,告老板從法律上是講得通的。如果告那個打人的保安就會比較麻煩,也不一定能痛快地執行回來。你們要想清楚了,再做決斷,不要聽老板的威脅或誘導,要獨立地作出選擇和判斷。

我知道,我的所做已經超出了一個調解員的職責范圍,我好像是站在了原告一方的立場上,而失去了一個公平的立場。但是我的內心的良知告訴我沒錯我應該那么做。從個案的角度來看好像是失去了公平的立場,但從社會的角度來看,實際上是維護了公平和正義。

盡管我給予了釋明,但是那個婦女還是明確要求撤訴,而那位大叔則聽老婆的,也堅持撤訴。

我感到很傷心也很無奈——我可以引導他們,但不能替他們做主。我不知道這個老板在幕后還給他們說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但是由于他們堅持撤訴,我最終只能按他們的意愿辦——撤訴。

不過,我最后還是動了一點私心,在撤訴的理由上留了一個后門,將撤訴理由寫為“因證據不足申請撤訴”。我想這樣一來,當他們清醒之后,想再次起訴時至少還有機會再立案。我的好意他們沒有領情,我老婆常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

案子按撤訴處理之后,我就結案了,后來那位大叔怎么解決的他的索賠我就不知道了,職責也不許我再過問這個案件的后續情況。

通過這個案件,我體會到了公平之外的公平,有時著眼于一個細節,一個過程,卻會忽略了整體的公平。而高堂之上的法官因為處在天平的位置,則會想辦法使案件不僅在法律上能夠站得住腳,還要讓判決體現出公平和正義,讓弱者得到法律的救助,讓強權受到法律的規制。

走出法庭,回到律師事務所,我仍會時時回想起那位大叔的案子,我在處理手頭的案件時,當辯護思路不確定的時候,當我在法律細節上鉆牛角尖的時候,我就會換個角度想一想,這會是法官掌握的公平和正義嗎?(作者趙荔,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朝陽法院特邀調解員)

相關鏈接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