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律師觀點

90后少女殺死“性侵大叔”是否正當防衛

時間:2013-07-02  來源:  作者:  閱讀:

 

  2011年5月晚上,旋某琦打算從廣州火車站乘車前往廈門,但未買到當天的票,因無錢住宿,旋某琦輕信主動搭訕的“好心大叔”楊某,跟隨對方到出租屋休息,卻遭遇性侵犯,旋某琦在慌亂間,用從墻上取下的匕首將楊某捅死。最近本案在廣州中級法院一審宣判,被告人旋某琦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中國新聞網報道)

  判決一出,由于該案引發的對于正當防衛行為如何認定以及如何處罰的問題立刻引來眾多網友熱議。作為一名專門從事刑事辯護的律師,我不想對法院的判決妄加評判,但關于正當防衛法律適用上的幾個問題卻如鯁在喉,不得不說。

  關于正當防衛,我國刑法是這樣規定的: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同時,為了懲治犯罪,更為了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我國刑法又規定對幾種暴力犯罪可以無限防衛,即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首先,對于正當防衛的時機如何認定。法律規定的“正在進行”如何界定呢?筆者認為不能機械地理解為“刀子捅來的一瞬間”。犯罪行為是一個完整的過程,所謂正在進行,應該從犯罪行為開始時,到犯罪行為終結時,都屬于犯罪行為正在進行。如果僅僅局限于傷害行為的一瞬間,那么對于受害人正當防衛的實施是一種苛求。受害人可能在一瞬間來不及作出防衛,同時,這樣的理解,也不利于打擊犯罪和保護人民。本案是一起強奸犯罪,筆者認為,自犯罪嫌疑人流露出強奸的意圖,以暴力相威脅時,其犯罪行為就屬于“正在進行”了,從這時起,到受害人解除強奸威脅的那一刻,都屬于犯罪行為的“正在進行”,甚至包括犯罪嫌疑人去洗澡時,洗完澡后就準備實施卑鄙的行為了,受害人選擇在這一段時間內進行防衛,都應當算是正當防衛。

  其次,對于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如何理解。誠如前言,為了打擊犯罪,我國刑法專門規定了,對于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等暴力犯罪行為的防衛態度是無限防衛,即打死打傷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本案屬于強奸犯罪,符合我國刑法規定的無限防衛的條件,單從行為后果來講,防衛人將犯罪嫌疑人打死的,屬于正當防衛,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但是,司法實踐中,對于無限防衛的認定還存在一定的畏懼心理,認為出了人命了,就至少要負一定的刑事責任,不敢輕易適用無限防衛條款。筆者認為法官的“膽量小”在某種程度上既侵害了受害人的合法權益,同時也是對法律執行的誤解,造成了不是無法可依,而是有法不能依。

  再次,對于“假想防衛”的理解。所謂假想防衛,是指犯罪行為并沒有發生,而是“受害人”自認為其合法權益受到了不法侵害,出于維權而針對想象中的“犯罪嫌疑人”實施防衛行為。筆者認為構成假想防衛的前提是沒有犯罪行為的發生。而本案,“好心大叔”將要實施強奸行為,其犯意表達已經很明確,本案并不構成“假想防衛”。
  對于犯罪行為實施中是否存在“假想防衛”的問題,其實也是本案引起特別關注的問題。為眾多媒體所詬病的是法院認定的一個重要情節:楊某被剌倒后已經喪失繼續侵害的能力,在這個時候,旋某琦怕他沒死,又補上幾刀,這種情節法院認定為“假想防衛”,并由此認定旋某琦構成故意殺人罪。且不說楊某“已經喪失繼續侵害的能力”有沒有確切的依據,單從旋某琦自身的認識上來分析,旋某琦之前已經受到楊某的性侵犯,并欲暴力繼續實施強奸行為,旋某琦在緊急的情況下,用刀將楊某刺倒,在此時,在旋某琦的心里強奸行為結束了嗎?并沒有!在旋某琦看來,倒在地上的楊某隨時都有可能起來將她強奸甚至殺害,因為她已經將楊某刺傷,此時如果楊某起來,可能對她不僅僅是性侵害,甚至會危及她的生命。而就在此時,旋某琦看到倒在地上的楊某仍然在動,就趁楊某還沒有恢復體力之前,又補了幾刀,將楊某砍死,此時,對于旋某琦來說,強奸或傷害的威脅才真正結束。
  判決書引用了一份尸檢,說楊某當時已經生命垂危,沒有繼續實施侵害行為的可能。但是,尸檢代替不了旋某琦,別說她沒有尸檢法醫的判斷能力,就是有,即使旋某琦本身就是一個醫術高超的女法醫,在那種特殊的情況下,也不可能作出一個準確的判斷,不可能上前去仔細查看楊某的傷勢,然后去推斷楊某的反抗能力有幾級……因為來自楊某的危險隨時可能再次發生,在旋某琦看來,倒在地上的楊某隨時有可能起來對自己造成更大的傷害。我們不能苛求旋某琦當時冒著生命危險冷靜地去判斷楊某的反抗能力,因為那樣做極有可能被刺死的就是旋某琦了。在仍然在動的楊某身上補上幾刀并完全制服他是旋某琦唯一的選擇,也是正確的選擇。將旋某琦的行為認定為正當防衛,既符合法律的規定,又體現了人道主義和尊重人權。
  退一步而言,如果認定倒地的楊某是否還具有威脅性的證據不充分,而旋某琦認為楊某仍有威脅性的辯解的證據也不充分,那怎么辦?根據刑事訴訟的證據原則,如果證據之間存在沖突,而不能排除其中之一時,應推定該證據的利益歸于被告人,也就是應推定證據對旋某琦有利,推定正當防衛成立。

  最后,從社會效果和建設和諧社會的角度分析。刑事訴訟的任務在于懲罰犯罪,但更在于保護人民。最高法院院長王勝俊指出,判決要考慮人民群眾的感受,群眾的感受是什么?就是公平正義。本案之所以引起網友熱議,就是因為大家覺得這個90后少女的行為是正當的,是符合群眾的價值取向的,而法院將其判定有罪,人們覺得不公平,沒有體現公平正義。筆者認為,如果拋開法律教條的約束,單從公平正義的角度來講,認定旋某琦的行為為正當防衛,也是合適的,同時既尊重了人民群眾的感受,又弘揚了社會主義道德規范。也只有這樣的判決才會得到法治主義與社會效果的雙贏。(作者趙荔,北京振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