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律師觀點

代嬰兒捐獻角膜父母涉嫌侵權

時間:2013-07-02  來源:  作者:  閱讀:

核心提示:嬰兒并不是父母的私有財產,作為一個權利的主體,其權利理應受到尊重。

  近日,騰迅微博上有一個帖子引起網友熱議,說的是天津市醫科大學眼科中心收到一位年齡最小的角膜捐獻申請,捐獻者是一位剛出生八天的女嬰丹丹。嬰兒自己當然不會申請,代其申請的是她的父母。因為丹丹患有嚴重的先天性畸形,被診斷存活的幾率渺茫,其父母不愿意孩子白來人世間一回,希望留下點兒什么,于是就代替丹丹簽署了角膜捐獻志愿書。我們都知道丹丹的父母是好心,而且在角膜缺乏的今天對于受捐者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但是,由此案件所帶來的法律問題卻不容回避,丹丹的父母究竟有沒有權利替她捐獻呢?

  筆者認為,丹丹的父母雖然是好心,但是,其行為卻涉嫌侵犯了丹丹的權利。嬰兒從離開母體,斷臍或產生自主呼吸,從法律上來講,她就成為了一個權利主體。但因為其屬于未成年人,有些行為要由其監護人來協助行使。我國法律規定,10周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屬于無民事行為能力人,10周歲以上18周歲以下,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16歲以上18周歲以下以自己的勞動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的,視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丹丹是個出生剛8天的嬰兒,沒有民事行為能力,也不可能主動來行使民事行為,其民事行為的行使由其監護人,也就是由其父母來行使。但是,其父母代其行使的民事行為卻不是無限制的。

  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根據未成年人的年齡和智力發展狀況,在作出與未成年人權益有關的決定時告知其本人,并聽取他們的意見。法律并沒有規定監護人有超越被監護人越俎代庖的權利!民法通則》規定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從法律理論上講,監護人處置被監護人的權益,包括財產利益和人身健康名譽等其他權益時,對其權益有“增益”的,積極方面的,可以行使;對其權益有“減損”的,其權利不能行使。比如,監護人對于被監護人的錢財存入銀行、對其房屋進行裝修添附的,其權利可以行使,將被監護人的財產捐贈或丟棄的權利則不能行使。微博中所說的“捐獻眼角膜”對于被監護人的權益沒有任何增益,只有減損,是監護人所不能行使的權利。

  嬰兒并不是父母的私有財產,作為一個權利的主體,其權利理應受到尊重。丹丹的父母在不考慮其感受的情況下,代其申請捐獻角膜,實際上是漠視這個作為權利主體的嬰兒的權利。說到這里我想起昨天看過的一部外國電影,說的是有一群外星人入侵了地球,一家人想辦法逃生。其中的一個情節最讓我記憶深刻,爸爸聽說外星人怕水,想要一家人逃到湖邊去躲避,而孩子們卻情愿待在家里防御外星人。該何去何從呢?這時爸爸的做法是大家舉手表決,表決的結果是爸爸一票對孩子們三票,爸爸什么都沒有說,心甘情愿地留在家里和孩子們一起想辦法防御。這個情節只是一閃而過,但是,我卻從中看到了在大人眼里對孩子們權利的尊重。

  應該說丹丹的父母的出發點是好的,是想讓孩子多為社會作出一點貢獻,作為父母作出這樣的決定其實也是很不容易的,我非常敬佩他們的犧牲精神。但是我還是要對他們的做法說不,因為我們不能因為出發點好,不能因為我們是無私的,就漠視這個小小個體的權利。這很容易在社會上產生這樣的觀念:只要出發點是好的,就可以不顧別人的權利。如果這樣的社會效果產生了,那么這個捐贈行為所帶給社會的就遠遠地弊大于利了。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