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點評析

“過完年我也不走了”折射理性回歸

時間:2019-02-08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丁慎毅   閱讀:

  春節期間,見到朋友們在北上廣漂著的孩子,問起他們的情況,幾個青年人表示,“過完年我也不走了”,準備留在家鄉找一份新的工作。

 

  近日,經濟觀察報有一篇文章《再見,北京!過完年我就不來了》,講了在北京工作的女青年林丹的故事。2008年,為了上大學,她坐K字打頭的車,歷時8個多小時來到北京,從此在北京漂了10年,今年她坐G字打頭的高鐵,用了不到3個半小時回到位于山東某二線城市的家鄉。經過跟父母的長談,她準備考個教師資格證,去離家不遠處的國際學校當老師,年薪約有30萬元。

  林丹只是北漂滬漂廣深漂中的一員,而從媒體報道我們發現,像林丹這樣過完年不再回去的青年人正在多起來。所以要恭喜他們,是因為這是一種進步,是一種理性的回歸。

  相比而言,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有更先進的文化理念,有更多的就業機會,有更好的公共服務,有更簡單的人際關系,這都是吸引年輕人的地方。但是,在這些城市,同時也有較大的生活工作壓力。在《北京女子圖鑒》里張超跟陳可算了筆賬,講在北京的生活成本:在北京的外地人是沒有歸屬感的。如果他們要結婚,就不能一直租房子,而要買套房子。如果張超有了足夠的錢,可以在北京首付一套還不錯的房子,但是未來的30年,他們倆每個月都要一起背負月供,每天睜開眼想到的就是——債。而日前由國家衛生健康委流動人口服務中心主辦的《中國城市流動人口社會融合評估報告》研討會上的數據顯示,我國流動人口收入中有近三分之一用于租房支出,過高的房租收入比成為流動人口在城市融入中的最大負擔。原來是買不起房,現在甚至是租不起房。

  而反觀一些二線城市,通過近年來不斷加大力度的深化改革,從城市理念到就業機會,從公共服務到社會風氣,與超大城市的差距正在逐漸縮短,而居住成本卻成為優勢。數據顯示,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比上年末下降0.8%,這是1997年以來的常住人口第二次下降。根據了解,上海此前也經歷了常住人口負增長的情況,主要原因是外來常住人口下降明顯。這與實施減量發展有很大的關系,也與一些青年人主動離開有關。

  說是個人的進步,是說青年人的觀念在轉變。幾個青年人告訴我說,現在關鍵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去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而不是如何留在什么地方。相比而言,在北上廣深沒有優勢,但是回到二線城市,原來的磨練和觀念,卻成了現在的優勢。或許可以這樣理解,如果說“北上廣深容不下肉體,三四線城市容不下靈魂”,那么二線城市至少可以是兩者都可以兼容的城市。

  從社會進步來說,互聯網、物聯網、交通網、政務網的日漸發達,使得更多城市變得越來越便利,而“放管服”的深化改革,公平性和便捷性使得青年人在尋找機會時,不再過度擔心人際關系的影響。回到家鄉生活壓力減輕后,更有利于個人的自我發展,那么還有必要在北上廣深僵持著嗎?

  或許還有一些三四線城市的現狀還不能令青年人滿意,但是相信隨著這些城市的改革發展,同樣會有青年人回到自己的家鄉。但實事求是地說,我并不認為青年人一開始就留在家鄉就是好事,我們應該鼓勵他們去北上廣深去漂幾年,多經歷一些,幾年后再回到家鄉。我們或許可以把這種做法稱為“曲線就業”,但這一定是螺旋式上升。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覺得二三四線城市,真正要追趕的,是大城市先進的文化理念。畢竟,城市的競爭,最后比拼的是文化。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生活的改善,人們自我完善的追求更多地指向了城市文化。(丁慎毅)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