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刑事案例

李某某受賄案減輕處罰辯護案

時間:2019-07-26  來源:  作者:  閱讀:

 

李某某受賄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例類型:律師訴訟案例

業務類別:刑事

法院判決時間: 201739

法院名稱:寬城滿族自治縣人民法院

生效裁判文書號:(2017)冀0827刑初24

代理律師姓名:趙荔

律師事務所名稱: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

供稿: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 趙荔

檢索主題詞:刑事,主體身份,主觀故意,證據不足,索賄

 

(二)案例正文

李某某受賄

趙荔

【案情簡介】

檢察院指控:2010123日,時任興隆縣孤山子鎮榆木嶺村黨支部書記李某某成為孤山子鎮張唐鐵路拆遷辦公室成員,協助孤山子鎮政府進行張唐鐵路拆遷工作。在協助政府實施三通一平工程和公共設施建設工程中,李某某利用職務便利,為龍某某中標三通一平工程和承建8戶居民宅基地建設工程提供幫助,先后多次向龍某某索取人民幣合計22.85萬元。

 

【代理意見】

接受李某某的委托,受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的指派,我依法為李某某提供辯護。通過會見、查閱卷宗材料,結合剛才的法庭調查,辯護人認為李某某不構成受賄罪。理由如下:

一、從主體上講,李某某不構成受賄罪的主體。

受賄罪的主體是特殊主體,即國家工作人員。本案中孤山子鎮拆遷辦公室是一個臨時機構,其機構中的人員都具有另外的身份和職務,拆遷辦職位并沒有行政或事業編制。每個人的身份仍然要依其加入拆遷辦之前(專職)或與之并行(兼職)的其原始身份為標準。本案中李某某的身份就是一個村支書,并不具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

對于是否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刑法》第93條第二款的司法解釋是這樣規定的:

村民委員會等村基層組織人員協助人民政府從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屬于刑法第93條第2款規定的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

(一)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款物的管理;

(二)社會捐助公益事業款物的管理;

(三)國有土地的經營和管理;

(四)土地征收、征用補償費用的管理;

(五)代征、代繳稅款;

(六)有關計劃生育、戶籍、征兵工作;

(七)協助人民政府從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

本案中拆遷辦的工作顯然不是前面6種之列,而第7協助人民政府從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也很難列入。因為拆遷辦是協助中國鐵路總公司工作,是為企業服務,顯然不能算是行政管理工作。而根據今天被告人的當庭表示,實際在拆遷辦,并沒有任何管理需要被告人去做,像工程質量檢測等等的行政性工作就完全不需要被告人,而被告人實際能做的就是拆遷工作中不熟悉村里的人,讓被告人去帶路去找,這根本不能算作行政管理工作。

對于其所謂領取的工資,辯護人認為這只是一種勞務補償,每個月600元的工資不要說在興隆縣,在中國任何一個偏僻的小鎮都不可能招到工人。

二、從客觀方面來看,沒有利用職務便利。

首先,誰可以來做這個工程?表面上來看工程最后中標的是云龍公司。但是誰都知道,這些中標公司都不是自己來干這些活的,都是由其他人來施工,掛靠這些公司并給予這些公司一些管理費和稅費。而本案中龍某某實施的榆木嶺村的三通一平工程也正是他自己的工程隊掛靠云龍公司,支付管理費和稅費。也就是說在現有體制下,任何人都可以去做這個工程,只需要掛靠一個有資質的公司就可以。

其次,李某某可不可以做這個工程?答案當然是可以的。不僅僅因為上面的原因。李某某在當初這個工程剛決定,還沒有確定招投標時,就找過時任鎮書記的梁文勇和拆遷辦主任國文軍,他們答復說是這個活給地方干,但是要招投標,需要找三家有資質的公司去投標。這樣李某某就開始著手找人張羅干這個活。

第三,這個工程確實是李某某拿到手的。他先是找來王仕軍和他合伙干,然后,他們一起去縣里拿的標書,再后他委托龍某某找三家有資質的公司去縣里投標。這些情況,證人證言能夠證實。投標成功之后,還找他們村的高全平整土地。在這個事情上,龍某某說工程是他的李某某只是推薦是不符合事實的。事實是龍某某只是在被告人在招投標時找的一個代理人。從投資錢的走向上也可以看出這個工程是李某某找來的。龍某某和李某某都認可的事實是招投標前李某某給了龍某某3萬元,招投標時李某某給了龍某某15萬元。只是對于錢的明目龍某某說是借的李某某的,而李某某說是他為拿下這個項目而出的投資。辯護人認為龍某某的說法明顯是在狡辯。因為招投標之前的3萬元是為了標書和運作這個項目而支付的,15萬元押金是為投標的押金。龍某某說是向李某某借錢,事實上龍某某和李某某并不熟悉,之前也沒有經濟往來,而兩次借錢都是因為工程的需要,除了工程的需要就再沒有借過別的錢,如果15萬元押金可能存在資金周轉的困難,那么之前為拿標書和招標文件的3萬元龍某某也沒有嗎,而且這3萬元也不是一次性借的,而是一次2萬元,一次1萬元。既然龍某某說這個工程是他的,那么這個錢應該他自己出啊,他真的連1萬元都沒有,都需要找人借嗎,如果真的窮到這個程度,他怎么完成后面的工程,事實上龍某某的證言也談到在工程款撥付下來之前,他已經墊付了幾十萬元?梢,龍某某并不是因為沒有錢而借錢,也就是龍某某說了假話,這筆錢的真正性質并不是龍某某向李某某的借款,而是李某某在為拿下這個工程而作出的投資。也就是說這個工程確實是李某某跑下來的。

第四,整個事件的性質是總包分包的關系。李某某拿下這個工程之后,可以自己干,也可以找別人干,當然也可以讓龍某某干,而讓龍某某干更方便,因為龍某某和云龍公司比較熟悉,工程結款的事會比較方便。所以整個事件的實質是:李某某將工程從縣里拿下來(總承包),然后,再將工程分包給龍某某干,拿到他的分成。雙方雖然沒有書面的承包協議,但事實上是在履行著這樣一種法律關系。龍某某后來覺得工程沒有掙那么多錢,感覺自己吃虧了,于是去告發李某某。李某某在多次供述中說法不一致是因為他對整個事件的性質認識不足,這并不能影響案件性質的定性。

所以說整個過程,并沒有利用職務的便利,而是一種總包與分包工程后分成均與不均的問題。

第五,關于合理性的問題。這個工程最后能掙多少錢,李某某拿20萬元是否合理是這個案件讓人關注的一個焦點。剛開始對于工程的預期利潤,雙方各有說辭,李某某說這個工程能掙40萬,兩人一人一半;龍某某說剛開始說不知道能掙多少,掙的多了就多給點,掙的少了就少給點;說后來李李某某找到他要20萬,他也沒有答應給不給和給多少錢,只是推說沒錢。對于這20萬元的分成是是否合理,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偵查機關忽略的,這個工程當初鎮里決定給村干部,由村干部自己干也好,由村干部推薦也好,其實是給村干部的一項福利,一是便于村干部和鎮里溝通,二是給村干部辛苦工作的另一種補償,所以在這個上工程的預算上是有意放寬了的,也就是利潤的空間要遠大于一般的工程。如果用一般工程的標準去衡量就不合理了。更關鍵的一個方面是這20萬元的確定是李某某找到龍某某讓他來干的時候雙方商量好的,當時龍某某愿意支付這20萬元來拿到這個工程,談完之后他還是高高興興地走了。也就是說當時龍某某自己也認為這個工程他能掙錢。用被告人的說法是我們兩個人愿意,我就是找他要30萬、40萬,只要他愿意,覺得合適,那就是合理的,外人評價其合理性沒有意義。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

三、“3萬元的修建村民房屋的好處費的性質不算索賄。

首先,關于這一部分工程的性質。這一部分工程是三通一平工程之外的,是龍某某在實施三通一平工程的過程中,要用他的工程隊將8戶村民的房屋一塊兒蓋起來,屬于額外的工程,費用也是村民自己支付的。

其次,在這筆錢的收取上被告人并沒有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按被告人的說法,當時龍某某提出要自己干,分給被告人三萬元。按村民繆術忠的說法當時村民說要村里給做個擔保,李某某就說我做擔保。按龍某某的說法直接就是蓋8戶拆遷房的好處費。但無論哪種說法都和被告人的拆遷辦成員的身份沒有關系,而且當時龍某某并不知道李某某是鎮拆遷辦成員。

1.時間上來講,因為三通一平工程已經中標拿到,并且在施工過程中,這種職務便利也就沒有了任何作用。因為龍某某不再需要借助被告人的身份來拿工程(工程已經拿到了)。

2.工程款的撥付是縣拆遷辦直接支付到云龍公司,也不由李某某來決定。

3.如果說村民是基于被告人村支書的身份作擔保才愿意把房交給龍某某去蓋,那也是村支書的身份產生的影響,而不是拆遷辦成員的身份的影響,而村支書這種身份如果沒有從事刑法第93條的事務,則屬于非國家工作人員身份。3萬元也達不到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追訴標準。

綜上所述,無論從主體而立,還是從客體來看,本案被告人李某某都不構成受賄罪。

 

【判決結果】

被告人李某某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

 

【裁判文書】

寬城滿族自治縣人民法院(2017)冀0827刑初24號刑事判決書。

法院認為,被告人李某某身為興隆縣孤山子鎮張唐鐵路拆遷辦公室成員,利用職務便利,為龍某某中標張唐鐵路榆木嶺村新宅基地建設工程(三通一平工程)提供幫助,索取賄賂19.85萬元,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受賄罪,寬城滿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李某某及其辯護人認為被告人因“三通一平”工程從龍某某處取得的錢款不構成受賄罪的意見,不予采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李某某取得8戶拆遷戶房屋建設工程“好處費”部分(此部分錢款數額,本院認定為3萬元),因不能認定被告人李某某系利用國家工作人員身份取得,故不定為受賄罪的犯罪數額,公訴機關認為此部分錢款為受賄罪犯罪數額的指控,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李某某及其辯護人認為此款不應認定為犯罪數額的意見,本院予以采納。根據法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李某某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案例評析】

針對指控,對于是否符合受賄罪主體,是否存在索賄行為,以及宅基地建設工程是否存在職務便利展開調查。

通過會見,了解案件情況,閱卷,進一步了解案件情況,作出合理的訴訟方案為當事人爭取最輕的裁判結果。最終法院判決沒有認定宅基地建設工程的3萬元為索賄,犯罪數額降為19.85萬元。而如果犯罪數額超過20萬元,則將面臨3年以上10年以下的量刑幅度。

 

【結語和建議】

本案最終法院采納了律師關于部分案件事實的辯護意見,并將犯罪數額降至第一個量刑檔次,是律師辯護的成功。

但是在辯護之路上我們還有更多的工作可以做,吸取本次的經驗教訓,為下次辯護做好準備。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李某某受賄案減輕處罰辯護案
李某某受賄案減輕處罰辯護案
楊某芹職務侵占、詐騙無罪辯護案
楊某芹職務侵占、詐騙無罪辯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