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刑事案例

老人景區爬樹摘楊梅墜亡,家屬稱樹太好爬索賠60萬,法院這樣判!

時間:2018-05-31  來源:  作者:  閱讀:

 日前一則新聞《老人景區爬樹摘楊梅墜亡,家屬稱樹太好爬索賠60萬,法院這樣判!》在網絡熱傳。鑒于該案裁判結果具有典型意義,我們將該案生效裁判文書進行轉載,供法律同仁研讀討論。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8)粵01民終4942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李秋月。

上訴人(原審原告):李月如。

上訴人(原審原告):李天托。

上訴人(原審原告):李記坤。

 

上訴人(原審被告):廣州市花都區梯面鎮紅山村民委員會。

負責人:李記林。

 

上訴人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廣州市花都區梯面鎮紅山村民委員會(以下簡稱紅山村民委員會)因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責任糾紛一案,均不服廣東省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2017)粵0114民初692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一審訴訟請求:一、被告承擔原告人身損害金額901923.3元的70%,即被告向原告賠償631346.31元;二、本案訴訟費全部由被告承擔。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吳某系紅山村村民,于1957年10月6日出生。原告李記坤系吳某的配偶,原告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系吳某的子女,四原告系吳某的近親屬。

 

紅山村為三A級國家級旅游景區,未收取門票。紅山村民委員會系紅山村情人堤河道旁的楊梅樹的所有人,其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免費采摘楊梅的活動。2017年5月19日下午,吳某在私自上樹采摘楊梅時不慎從樹上跌落。吳某受傷后,有人撥打120電話,但120救護車遲遲未到,被告紅山村民委員會設有醫務室但當時醫務室沒有人員,被告提出醫務室已經下班。后紅山村的村民李金橋用自己的車送吳某到廣州市花都區梯面鎮醫院治療。被告紅山村民委員會提出書記李記林用手機撥打了120,并提交了神州行、動感地帶業務受理單及花都區急救指揮中心受理臺呼車受理單1份,記載手機號137××09為李記林所有,該號碼于2017年5月19日17時30分左右撥打了120,20時10分派車到場,患者已自送醫院。

 

吳某被送至廣州市花都區梯面鎮醫院治療,并于當天轉至廣州市中西醫結合醫院治療,并因搶救無效于當天死亡。原告共支付醫療費4804.3元。

 

原告主張吳某系因樹枝枯欄斷裂跌落,楊梅樹嫁接處較低,極易攀爬,每年楊梅成熟成熟之際,都有大量觀景人員攀爬楊梅樹、采摘樹上的楊梅,甚至進行哄搶。被告對此卻置若罔聞,從未采取任何安全疏導或管理等安全風險防范措施,在本案事故發生后,被告未采取及時和必要的救助措施,亦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應對吳某的死亡承擔責任。而被告則認為吳某私自上樹摘取村集體的楊梅,由此造成的損失應當自行承擔責任。

 

被告提交了會議記錄及《紅山村村規民約》,廣州市花都區梯面鎮人民政府加注“與原件相符”并加蓋公章。前述證據記載,紅山村于2014年1月26日召開會議表決通過《紅山村村規民約》,該村規民約第二條規定:每位村民要自覺維護村集體的各項財產利益,每個村民要督促自己的子女自覺維護村內的各項公共措施和綠化樹木,如有村民故意破壞或損壞公共設施,要負責賠償一切費用。

 

原告方提交了照片若干份,證明有人上楊梅樹采摘楊梅,但楊梅樹附近沒有任何警示或禁止采摘標識。

 

被告提交了對村民黃玉好的視頻錄音,在視頻中,黃玉好陳述事發當天吳某上樹摘楊梅,原告李記坤一直在現場,吳某事發前一天就摘楊梅了,第二天就摔倒受傷了,她年年都去摘楊梅,用于泡楊梅酒,吳某的女兒幫忙賣楊梅酒。原告方確認黃玉好是該村村民,但認為該證據與本案無關。

 

原告主張李秋月的誤工費900元,并提交了廣州市美晟美容化妝品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及由該公司出具的誤工證明,證明李秋月系該公司員工,月工資為6590元,李秋月因處理母親過世事宜于2017年5月19日-23日請假,該公司停發工資900元。

 

原審法院認為:紅山村系國家3A級景區、吳某系紅山村村民、楊梅樹屬于被告紅山村民委員會所有、吳某私自上樹采摘楊梅不慎墜落死亡的事實,雙方均無異議,原審法院予以確認。

 

吳某作為一名成年人,未經被告同意私自上樹采摘楊梅,其應當預料到危險性,故其本身應當對自身損害承擔責任。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被告是否承擔賠償責任。

 

首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梢,安全保障義務是一種過錯責任的歸責原則,安全保障義務的主要內容包括兩個方面:一是“物”的方面的安全保障義務,主要體現為保管、維護及配備義務。二是“人”的方面的安全保障義務,主要體現應配備適當的人員對參與社會活動的他人提供與活動相適應的預防外來侵害的保障。但安全保障義務人承擔的責任不應無限制擴大,其承擔責任的前提是受害人在合理使用設施設備的過程中,因設施設備本身的安全隱患致損或者因救助不及時導致損害擴大。在本案中,楊梅樹本身是沒有安全隱患的,是吳某不顧自身年齡私自上樹導致了危險的產生。

 

其次,根據原告方提交的照片及被告紅山村民委員會提交的對黃玉好的詢問筆錄及視頻,能夠證明確實存在游客或村民私自上樹采摘楊梅的現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第八十條規定,旅游經營者應就旅游活動中正確使用相關設施、設備的方法以及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財產安全的其他情形,以明示的方式向旅游者作出說明或者警示,故此,被告作為楊梅樹的所有人及景區的管理者,應當意識到景區內有游客或者村民上樹采摘楊梅,存在可能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情況,但其沒有對采摘楊梅及攀爬楊梅樹的危險性作出一定的警示告知,存在一定的過錯。

 

再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第七十九條、第八十一條及《旅游景區質量等級的劃分與評定》規定,突發事件或者旅游安全事故發生后旅游經營者應立即采取必要的救助和處置措施,3A級景區應當建立緊急救援機制,設立醫務室,至少配備兼職醫務人員,設有突發事件處理預案,在吳某從楊梅樹上摔落受傷后,被告雖設有醫務室,但相關人員已經下班,且被告沒有設立必要的突發事件處理預案,導致吳某不能及時得到醫療救助,對損害的擴大存在一定的過錯。綜合本案實際情況,原審法院酌情認定被告承擔5%的責任。

 

原告訴請的損失應以法律規定及其提供的合法有效證據計算:

 

1、喪葬費按廣東省上一年度國有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82866元/年計算6個月共計41433元。

 

2、死亡賠償金,吳某為花都區,故原審法院對原告訴請死亡賠償金按廣東省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7684.3元/年計算予以支持;吳某死亡時年滿59周歲,故死亡賠償金應計算20年共計753686元。

 

3、辦理喪葬事宜人員的誤工費、交通費,原告主張2000元較為合理,原審法院予以支持。

 

4、醫療費憑據共計4804.3元。

 

5、精神損害撫慰金,事故導致吳某死亡,確實給原告帶來了一定的精神痛苦,因此,原審法院對原告訴請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00元予以支持。

 

原告的上述損失共計901923.3元,由被告紅山村民委員會負責賠償5%共計45096.17元。

 

綜上所述,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第七十九條、第八十條、第八十一條以及《旅游景區質量等級的劃分與評定》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三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第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廣州市花都區梯面鎮紅山村民委員會向原告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賠償45096.17元,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內付清;二、駁回原告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5056.7元,由原告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負擔4592.7元,由被告廣州市花都區梯面鎮紅山村民委員會負擔464元。

 

判后,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紅山村民委員會均不服該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上訴請求:1、撤銷原審判決;2、改判紅山村民委員會承擔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人身損害金額901923.3元(喪葬費41433元、死亡賠償金753686元、醫療費4804.3元、交通費和誤工費200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00元)的70%,即紅山村民委員會向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賠償631346.31元。3.本案一、二審訴訟費全部由紅山村民委員會承擔。上訴主要理由:一、本案系安全保障義務責任糾紛,紅山村民委員會的不作為與發生受害人死亡這一損害結果之間的關系認定是本案的關鍵問題,紅山村民委員會是否違反該義務并不以受害人是否存在過錯為前提,一審法院雖認定紅山村民委員會有怠于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過錯,但其對安全保障義務的法律釋義及本案的事實查明仍有明顯不足。(一)安全保障義務系法定義務,其歸責原則不以受害人是否存在過錯為前提。(二)對于安全保障義務履行的合理限度范圍,應當結合個案中公共場所管理人的實際情況予以判斷,而非任意確定。紅山村民委員會經營管理的場所是“國家3A級”旅游景區,社會開放程度極高,紅山村民委員會理應具備比普通商場、賓館等公共場所更高的經營管理能力,亦應當承擔與其經營條件和規模相適應的安全保障義務。(三)一審法院雖認定紅山村民委員會存在怠于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過錯,但對紅山村民委員會的過錯未進行客觀、全面的評價。紅山村民委員會存在兩個方面的過錯:一是對紅山村景區的安全管理存在不作為(事前);二是在本案事故發生后,被告未采取及時和必要的救助措施(事后)。紅山村民委員會忽視在旅游景區種植楊梅樹的安全隱患,未設立警示牌而放任游客攀爬采摘楊梅,未對楊梅樹的果實進行有效處置等一系列怠于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行為,最終導致了本起安全事故的發生。二、一審法院在查明認定紅山村民委員會存在多方面過錯情形下,僅判罰紅山村民委員會承擔5%責任,該責任與其過錯程度、導致事故發生的原因力等不相適應,該責任明顯過低。紅山村民委員會作為3A級旅游景區,其怠于履行法定安全保障義務,未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建立安全制度,對本案事故的發生存在重大過錯。受害人吳某雖自身存在部分過錯,但該過錯程度較小,對其過失相抵原則的適用應當予以限制。本案事故中,造成吳某死亡的損害結果主要是由于紅山村民委員會不履行安全保障義務、未盡安全管理職責所致。紅山村民委員會應當對損害結果承擔主要責任。綜上,紅山村景區作為3A級旅游景區,接待游客較多、對外開放程度較高,紅山村民委員會作為其管理人,本應當具備比普通商場、賓館等公共場所更高合理限度范圍的安全責任,但紅山村民委員會未依照《旅游法》相關規定建立相應的安全保護制度和應急措施,對安全保障沒有任何的作為,逞論履行“更高安全保障義務”的責任,其僅是在享受旅游開發帶來的經濟效益,卻沒有承擔法定安全保障義務。在紅山村民委員會明顯存在重大過錯前提下,一審法院僅判罰其承擔5%的賠償責任,有失公正,一審法院對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過失相抵原則的適用明顯不當。因此,懇請貴院查明事實、正確適用法律,支持我方的全部上訴請求。

 

紅山村民委員會上訴請求:1、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全部訴訟請求。2、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由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承擔。上訴主要理由:一、吳某私自偷摘楊梅是違法及違反紅山村村規民約的行為,該行為產生的后果由其本人承擔。二、吳某是一名成年人,有獨立的判斷能力,意識到爬樹的危險結果,現發生死亡的后果,應由其自身承擔法律責任。三、吳某的丈夫李記坤鼓勵、協同吳某偷摘楊梅,應對其妻子的死亡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綜上,吳某偷摘楊梅的違法行為不應受到法律的保護。紅山村民委員會對吳某偷摘楊梅導致死亡的后果不承任何法律責任。為維護紅山村民委員會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依法作出裁判。

 

原審查明事實與二審查明的事實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另查明,雙方當事人對原審判決認定的損失項目和數額均無異議。

 

本院認為:公共場所的管理人負有在合理范圍內保護他人人身和財產安全的義務。如果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相應責任。

 

因雙方當事人對原審判決認定的損失項目及數額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責任承擔的問題。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紅山村系國家AAA級旅游景區,紅山村民委員會作為景區,應盡安全保障義務,應意識到攀爬楊梅樹采摘果實存在可能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情況,但其未對此作出警示告知,存在一定的過錯,依法應承擔次要責任。紅山村民委員會主張其無需承擔責任,缺乏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其次,吳某作為一名成年人,應當預料到上樹采摘楊梅的危險性,但其在未采取安全保護措施的情況下,不顧自身年紀較大,擅自上樹采摘楊梅,直接導致涉案事故發生,存在重大過錯,其應對自身損害承擔主要責任。原審法院綜合本案實際情況,根據吳某與紅山村民委員會的過錯程度,認定紅山村民委員會承擔5%的責任,判決紅山村民委員會向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賠償45096.17元,合法合理,且理由闡述充分,本院予以維持。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認為紅山村民委員會應承擔70%的責任,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雙方當事人均上訴無理,本院予以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113.46元,由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記坤負擔9391.07元,紅山村民委員會負擔722.39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何慧斯

 

審判員  何潤楹

 

審判員  康玉衡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六日

 

書記員  莊武衡

 

袁小花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本图